把“丑”变成武器,他成了今年最大黑马

【网易娱乐综艺原创栏目《综议感》,走心观察热门综艺,探讨人与人的情感关联】

“我没有容貌焦虑。”

这句话让现场观众笑得前仰后翻,掌声连连。

《脱口秀大会4》如期而至,有一匹靠长相就能戳到观众笑点的黑马出现了。

他叫徐志胜

小麦色的皮肤,一双向上的吊眼,大大的鼻头,再加上自带弧度的刘海和稀疏的发量,真的很难有人不被他的外形所吸引。

“我这个长相,就很符合这个行业的要求”。

徐志胜说曾经自己站上台,什么都不用说,观众就可以爆笑五分钟,“在那五分钟里,我就明白了什么叫天生我材必有用。”

自带喜感的长相再配上一个逗趣的方言口音,他在节目上的首秀就博得了满堂彩。

因为这个区别于大众审美的长相,徐志胜获得了很多生活上的独特经历,有些人会感到气愤,但在他看来这很有趣,也成为了讲段子的素材。

接到直播带货的商务,自己背着包就去了,和对方的工作人员聊了半天热情满满,对方忽然问徐志胜:“咱们的艺人什么时候到”?

导演给徐志胜分配的带货产品是面膜,他自侃“卖面和卖膜都行,但卖面膜会不会太冒险了”。

观众看到他出现在直播间疯狂刷弹幕,没人讨论产品,发的全是问号???

徐志胜在点评自己外貌的时候毫无顾忌,曾经以为自己的这个长相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,可是他开始脱发了……

“随着发际线越来越高,脸还越来越长,我就感觉我的脸在跟头发抢地盘”。

用手比划比划大额头,徐志胜心酸又好笑地说“以前这些部分,都不是脸,这个头发掉的呀,是真给我长脸。”

拜长相所赐,徐志胜也得到了许多“体贴”和“安慰”。

跑去超市买牙刷,老板会主动给他推荐最便宜的。

明明心态非常好,身边的朋友们却总是会说:“志胜,没事,你想开点”。

当安慰成为了常态,“我就感觉不自卑是我的问题,是我没有意识到自己长相的严重性”。

说到这里,徐志胜顺势上了一波价值,“人的长相肯定都是平等的,只是长得不同而已,但是你会发现有些人,就喜欢对别人的长相指指点点,我就认为谁也没资格评价别人的长相,因为这个世界上,就不存在绝对的美,也不存在绝对的丑”。

他说曾经有观众听到这站起来打断了他:“你这个话说的有点绝对啊”,现场情绪瞬间又被拉回了喜剧节奏中,这大概就是徐志胜高明的地方。

当真心话成为玩笑,笑过之后是值得思考的。

徐志胜说他在某次表演时呼吁观众别太关注他的外貌,听一听他的内容,结果观众的反应是:“我的天,口音也这么好笑……”在又一次爆笑中,这段关于外貌的初次展示轻松结束了。

在节目之外,谈到“容貌焦虑”,徐志胜也依然是这样想的,所谓的帅或丑,都只是别人把自己的审美强加在其他人身上。

“你的容貌和你没什么关系,这也不是你的错,没必要为这个事去承担任何焦虑和负面情绪。”

“如果说把大家的评判当成你焦虑的根源,让大家的评判影响你,那你这个长相永远没办法取悦到所有人。”

鲜明的人设立住了,徐志胜走好走稳了第一步,质疑和担心也随之而来。

一直拿容貌讲段子观众会腻吧?徐志胜就是靠长相才这么好笑吧?

“我不会因为大家说我靠长相,我就偏不说这个,这很难。为什么要赌这个气?”

“你说你不容貌焦虑,但是让大家说你靠长相的时候你反而去在意,那不又是容貌焦虑了吗?我就感觉过好自己的生活就好了,靠这个长相快乐地活下去。”

“我不害怕自己的素材枯竭,我只害怕自己的才华耗尽,但有这个长相又会为我的才华不断蓄力,这是一个循环,太极。”

显然,徐志胜对所有的声音都一一做好了心理准备,他充分了解自己的优势和不足,没有骄傲和自卑,这是一个聪明人,一个通透的脱口秀演员。

由他来缓解“容貌焦虑”也比那些明星要有说服力得多,足够真实和坦诚。

在第二次和观众见面的舞台上,徐志胜就交出了第二份堪称“完美”的答卷。

这一期的主题是“没关系,我也有病”。

徐志胜分享了自己是红绿色盲的经历,脱离了容貌素材,这段表演照旧让人拍手叫绝。

作为一个“不好看的色盲”,徐志胜发现大家对于这个病的态度竟然是好奇大过于同情。

高中确诊色盲之后,同学们自发以徐志胜为中心,围成了一个圈,大家期待的眼神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“色盲表演艺术家”。

同学们热衷于让徐志胜看看“颜色”,会用他的病情分析生物基因概率,会误以为他分不清所有的颜色。

因为看不清红绿灯,所以他需要跟着其他过马路的人一起走,单身女性被他跟着会不自觉加快脚步,在他眼里却意味着绿灯的时间不多了……

每一个梗都和生活高度重合,真实的就好像是我们自己,把常见的东西做到了差异化和陌生化,那些原本让人无语的误会,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却可以做到好笑翻倍。

徐志胜好像真的有一种魔力,他也在这一场拿下了最高分。

大概很多人会以为这又是一个毫不费力的表演,因为他的状态实在是太好了。

徐志胜的自我介绍一直都很简单,“大家好,我是徐志胜”。

后来才知道,他会不断对着镜子反复练习这句话,为了找到一个能串联起整场表演的第一口“气”。

“第一句话说出来的那个气是不是对的?我对这个比较敏感”。

可能对于所有的表演者来说,台上的每一份轻松都是来自台下的认真准备,也应该是。

比起强调天赋,努力和热爱或许更值得被欣赏。

在大学的时候讲完开放麦,凌晨两点半躺在床上的徐志胜还是很兴奋,恨不得马上再上台。因为实在睡不着,他就去宿舍公共卫生间对着大镜子讲。

这份强烈的满足感来源于喜欢,郭德纲的相声则是开始的契机。

徐志胜把郭德纲的所有相声都看了,很多段子倒背如流,也是在那个时候,隔着屏幕让他意识到,有人可以靠语言就把千里之外的人逗得如此开心。

“那一刻,我真的感觉幽默是有力量的,是可以跨越空间的。”

高中是徐志胜的“练兵场”,也是他真正意识到自己幽默的时期,还因此被调到了教室最后一排的最右边位置。

一到课间休息,女生们就会围着徐志胜听他瞎侃。

“当时就担心自己的创作速度跟不上,因为课间太多了,还不能聊重复的东西。上课都没心思,老师出了个糗,只想着要出梗了。”

“那时候没有升学的压力,只有幽默的压力。”

很多人对喜剧演员的误解是,他们天生快乐,会一直快乐,也只能快乐。

当然不是,同样吃着五谷杂粮,谁还没被生活按在地上摩擦过几次,还是得戴上“快乐幽默”的假面具,这对喜剧演员来说是痛苦的。

把原本痛苦的事情改成梗,站到台上轻松演绎,这需要喜剧演员事先消解掉所有的负面情绪,得有一个强大的内核在。

专注于创作时常会把人变得压抑和忘我,徐志胜说自己有一段时间坐车时不会看窗外,对外面的东西是没有感情的。

“我突然觉得这样很不好,原来人真的是可以一直往前走,忘记路边的风景。”

舞台之外的徐志胜更让人感到惊喜,他就是生活中的每一个普通人,有自己的烦恼和困境,可是他足够乐观和豁达,有自省、有进步、有努力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愈发会意识到情绪稳定是一个难得的品质,容貌、工作、交际,各种各样的焦虑充斥在当今社会中,甚至连迫切地想要得到放松,也会让焦虑加剧。

最后,想借徐志胜的一句话来劝慰大家,很多人认为暴露自己的不足是很痛苦的,“其实只是说你停在原地了才焦虑” 。

“再往前走一步吧。”

(责任编辑:李思_NBJ11322)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